SiXiang.com 思乡思想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20000|回复: 18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船受困航运业雪上加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6 11: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集装箱船受困 全球航运业雪上加霜


路透伦敦3月26日 - 航运消息人士称,苏伊士运河航运暂停令运送零售商品的航运公司雪上加霜,这些公司已经被中断和延误等问题搞得焦头烂额。

显示巨型集装箱船“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搁浅

显示巨型集装箱船“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搁浅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提供的图片,显示巨型集装箱船“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搁浅。

几个月来,大流行造成的干扰和零售商品需求激增导致世界各地出现更广泛的物流瓶颈,这已经让运输从手机、名牌商品到香蕉等零售商品的集装箱航运公司举步维艰。

雪上加霜的是,消息人士称,在400米长的长赐号(Ever Given)在苏伊士运河搁浅令航运受阻后,30多艘集装箱船无法通行。

目前相关各方正在努力让长赐号重新浮起,但参与救援的一家公司表示,这可能需要数周时间。

“在供应链已经承压的情况下,一艘大型集装箱船现在基本把全球贸易的一条主要航道堵死,”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级经济学家Joanna Konings说,“在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努力救援之际,堵在运河两端的船只越来越多,而原材料无法到位将给供应链造成干扰。”

全球第二大集装箱航运公司瑞士的MSC表示,所有主要集装箱运输公司都受到了苏伊士运河堵塞影响。

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作为经常通行苏伊士运河的航运公司,MSC正密切关注局势的最新发展,以防需要任何船队或服务网络应急计划,并观察在一个本已充满挑战的市场中集装箱运输可能受到的影响。”

“未来几天有货物要通过苏伊士运河的MSC客户应该为可能的时间表调整做好准备。”

贸易和航运消息人士表示,从亚洲制造商到欧洲买家的货物运输可能会受到进一步影响,具体情况取决于苏伊士运河航运中断持续的时间。

欧洲最大港口鹿特丹港的发言人Leon Willems表示,在苏伊士运河事件发生之前,物流需求就已经超过了运力。

Willems称:“西欧的每个港口都会受到影响。现在已过去48小时了,为公司和消费者考虑,我们希望这个问题能尽快解决。”

“当这些船只最终抵达欧洲时,不可避免等待时间会更长,”他称,“我们有很多空间,但没有无限多的码头和起重机来卸货。”

欧洲另一个主要港口安特卫普的执行长Jacques Vandermeiren告诉路透,安特卫普港几个月来一直面临集装箱物流紧张的问题。

他表示:“当全球供应链受到干扰时,所有人都跟着受苦。”

**或加剧美国港口压力**

航运消息人士称,全球范围内出现任何进一步的航运受扰都将给美国港口带来更大压力,这些港口已经在艰难应对90多艘船只积压的问题。

标准普尔全球普氏集装箱(S&P Global Platts Containers)数据显示,最近几周,从亚洲到美国东海岸的货物运输成本从去年3月的2,775美元/FEU(每40英尺当量单位)急升至5,000美元/FEU以上,运往西海岸的运费也有所增加。

分析人士称,美国东海岸的港口比西海岸的港口更容易受到苏伊士运河航运任何中断的影响。

美国纽约和新泽西港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没有立即产生影响,但正在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6 12: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坏的地点,最坏的时间点” 400米巨轮“掐断”世界咽喉

Managed to dig out good part of the bulbous thingy. It's still stuck. #Evergiven #SuezCanal #Suez pic.twitter.com/zbeD59LA6V

— Guy With The Digger At Suez Canal (@SuezDiggerGuy) March 25, 2021

据《纽约时报》报道,3月23日,中国台湾长荣海运集装箱船“长赐轮”在埃及苏伊士运河搁浅。由于苏伊士运河是连接红海与地中海的交通要道,受此影响,运河双向都出现了“一船当关,百船莫开”的交通大堵塞。

业内人士指出,发生这种堵塞事件,没有比苏伊士运河“更糟的地点”,也“没有比现在更坏的时间点了”。而此次事件暴露出的一些问题还表明,这样的堵塞事件未来可能还会频繁上演。

巨轮搁浅,救援工作复杂

业内专家:拥堵可能持续数日

据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发言人乔治·萨夫瓦特透露,受埃及北部的沙尘暴天气影响,“长赐轮”在强风和能见度不佳的情况下,在新运河的航道搁浅,所幸无人员伤亡。

另据海外网消息,长荣方面回应称,出事船只于埃及当地时间23日上午8时左右,从红海北向进入苏伊士运河时,在河口南端6海里处疑似遭到瞬间强风吹袭,造成船身偏离航道并搁浅。

事发后,SCA救援部门启动了8艘拖船试图将巨轮拖回原航道,并启用挖掘机在其搁浅的堤岸处开挖沙土,以便让船只重新浮起,但在持续强风的影响下,援助作业的进程变得更为复杂。现场另一艘船上的轮船工程师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只见拖船有的拖、有的推,但“巨轮就在那儿,哪儿也去不了”。

据悉,“长赐轮”是一艘20124TEU的大型集装箱轮,这一尺寸的集装箱轮,在全球范围内能排进前15。与此同时,巨轮上层层摞起的集装箱也致其受风面积大,在强风情况下难以转向。

The Suez Canal Authority hasn’t gotten the ship unstuck yet but they did make this great sizzle reel of them not getting the ship unstuck set to what sounds like a royalty-free version of the Tenet soundtrack https://t.co/WEf27ekums pic.twitter.com/ZRTeO3m7yU

— Josh Billinson (@jbillinson) March 25, 2021

有分析认为,如果拖船不能成功使其转向,下一步可能就需要先卸下集装箱,还要泵出压舱水,让货轮减轻重量,从而重新浮起,调转头尾。

航务代理商GAC发言人表示,疏通航道工作“截至现在并无进展”,救援到底需要花多长时间,尚不清楚。另有专家警告称,拥堵可能持续数日,但脱浅进展快于预期。

事实上,此次“长赐轮”搁浅,并不是苏伊士运河第一次发生事故。据国际船舶网报道,2018年7月15日,苏伊士运河上发生5艘船舶连环碰撞事故,导致苏伊士运河交通阻塞,运河一度被封锁,两天后,其中一艘脱困继续航行,其余四艘仍位于苏伊士运河内。2004年,利比里亚籍10万吨油轮“Tropic Brilliance”号搁浅也曾导致苏伊士运河关闭,搁浅事故3天内得以解决。

“最坏的地点,最坏的时间点”

世界海运“咽喉”被掐断

据船舶实时位置网站数据显示,“长赐轮”卡在苏伊士运河南端以北不远处,船头朝东北,船尾朝西南。

相关数据显示,“长赐轮”全长399.94米,相当于4个标准足球场长度,而苏伊士运河宽度为205米,于是,当它“横亘”在运河之上,几乎完全挡住了其他船只的去路,形成双向堵塞。多家外媒报道称,目前至少堵塞了100艘船,包括油轮。

由于航道狭窄,那些被堵的船只难以掉头。航运咨询机构海洋情报(Sea-Intelligence)创始人阿兰·墨菲表示:“把它们从航道里弄出来是个技术噩梦,而且,它们就算出来了又能去哪儿?”

苏伊士运河是亚洲和欧洲之间最短的海上通道,也是从波斯湾地区向欧洲和北美运输石油的要道。除了苏伊士运河,另一条航线需要绕过非洲南端的好望角,但需要花费长得多的时间。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有近1.9万艘船通过运河,平均每天51.5艘。

Suez canal blockage seen from space
Airbus-built Pléiades high-res. satellite image taken this morning, showing a container ship stuck in the canal. pic.twitter.com/YOuz1NEXk8

— Airbus Space (@AirbusSpace) March 25, 2021

据能源咨询公司Argus Media消息,疫情之前,全球约5%的原油交易和10%的精炼石油产品都要途经苏伊士运河。发生堵塞事件之后,24日,布伦特原油期货当即上涨了3%,报62.64美元/桶。

“苏伊士运河是全球海运的咽喉要道,”海运新闻网站“gCaptain”创始人约翰·康纳德指出,全球90%的货运都依靠船舶运输,而全球十分之一的海运都要经过苏伊士运河。因此,发生“堵船”事件,没有比苏伊士运河“更糟的地点”,也“没有比现在更坏的时间点了”。

一些市场人士认为,如果埃及方面能在两三天内解决堵塞,对于全球航运造成的影响就只是“小小的不便”,因为海运公司通常都考虑到了延误问题,会在日程表上预留出几天的缓冲。

而目前的问题在于,如果不能在几天内迅速解决问题,苏伊士运河大堵塞将给因新冠疫情而受到干扰的全球海运带来又一重负担,造成货运延误、商品短缺,进而推高物价——疫情封锁下的美国消费者从亚洲市场订购了大量产品,导致集装箱出现长达数月的短缺,如果堵塞事件持续久一点,将产生连锁反应,代价将更为巨大。

船东面临数百万美元索赔

相关分析称类似大堵塞或将更常见

据路透社消息,业内人士透露,即便“长赐轮”能迅速重新浮起,疏通河道,其所有人和保险公司也将面临总计数百万美元的索赔。

“这可能是全球迄今为止最大的一起并未发生撞击的集装箱货运船灾难。”一位不愿具名的船运律师指出。

据悉,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可因“长赐轮”搁浅对运河堤岸造成的破坏、为了疏通堵塞而开挖河岸造成的破坏,以及其他相关损失进行索赔。同时,“长赐轮”此次承载的这批货物的货主和其他受影响船只所载货物的货主,也可就此造成的货物延期交付以及产品的腐烂变质等损失进行索赔。

据《日本时报》消息,日本爱媛县的正荣汽船株式会社(Shoei Kisen Kaisha)24日晚确认,“长赐轮”正是该公司所有,由中国台湾的长荣海运公司承租并负责运营。而这艘货轮正是在日本市场上投的保。据业内人士透露,这种体量的巨轮,船身和机械损坏的保险额度约为1~1.4亿美元。

此外,据媒体报道,长荣海运表示,将在事故调查报告出炉、厘清责任后,再与船东公司讨论后续赔偿或罚款等事宜。

据悉,苏伊士运河收入是埃及主要外汇来源之一。自1869年开通以来,苏伊士运河航道只关闭过5次。

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来,随着全球货运需求的增长,集装箱货运船越来越大,出现了像“长赐轮”这样的巨轮。但是,全球港口以及苏伊士运河的发展却并没有跟上这样的步伐。

几年前,苏伊士运河的一些河段曾拓宽疏浚,但“并不足以解决通航压力”,而且,据外媒报道,苏伊士运河还存在淤塞问题。除此之外,巨轮的船员配备也没有相应增加到能与巨轮体量匹配的程度,狭窄河道的安全通航保障技术也没有得到提升。

多家外媒指出,在不远的2023年,还有比“长赐轮”更大的船舶交付使用。若“硬件软件”条件继续原地踏步,那么,此次苏伊士运河交通大堵塞恐怕会越来越常见。

红星新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6 12: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伊士运河“卡死” 疏通还要多久?船长:被它遮视线

长荣海运货柜轮「长赐号」23日因强风和沙尘暴在埃及苏伊士运河搁浅。美国CNN报导,航运专家认为,长赐号危机解除可能要花「数日至数周」。

荷兰海上救助公司SMIT Salvage母公司Boskalis执行长波德多夫斯基说,长赐号危机解除恐要花「数日至数周」,「这取决于当下面临的状况」。他说,脱浅第一步是卸除船上燃油和压舱水,并在涨潮时试图移动船隻,如果这样还不行,工人就要移除船上货柜并试图挖出或冲走船隻搁浅处的泥沙。

联合报

联合报


长荣货轮「长赐号」(Ever Given)23日搁浅在埃及苏伊士运河,导致上百艘轮船大排长龙。Getty Images

船长曝:被它遮住视线

长荣货轮「长赐号」(Ever Given)23日搁浅在埃及苏伊士运河,导致上百艘轮船大排长龙,外媒报导指出,船长将这起意外归咎于一场挡住他视线的「沙尘暴」。

外媒报导,23日上午8时左右,长赐号从红海北向进入苏伊士运河时,在河口南端六浬处,疑似遭受瞬间强风袭击,造成长赐号偏离航道,意外触底搁浅。

控制运河交通的全球性航运服务集团GAC表示这艘船曾遭遇「全船停电」,这代表在受困之前就已失去动力与操舵功能,目前尚不确定事故发生原因。但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uez Canal Authority)发言人透露,一场沙尘暴遮住船长视线,强风同时将船只吹离航道,随后便搁浅并失去动力。

一名官员警告,帮助长赐号脱困可能需要至少两天时间。

曾任商船水手的航海历史学家梅克利雅诺(Sal Mercogliano)警告,运河关闭将导致食物、燃料甚至是疫苗等重要物资供应,出现「灾难性延误」。

分析师透露,已有10艘载有1300万桶原油的油轮已受困,原油短缺的忧虑导致油价上涨2%。目前尚不清楚长赐号当时所运载的货物为何。

联合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6 12: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伊士运河危机启示:世界贸易系统如此脆弱…

台湾长荣海运(Evergreen)超大型货柜轮长赐号(Ever Given)自周二起在埃及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搁浅,造成这条全球最繁忙的水道出现大滞塞,威胁全球物流运输,尤其影响到亚洲往欧洲的出口货运。这次运河危机,再次给予外界机会思考寻找分担航海运输贸易压力的辅助方案。

建成于2018年的「长赐号」全长400米,现在就相当于一整栋国金二期横躺在运河两岸之间,由于「长赐号」堵塞的位置刚好是苏伊士运河单河道的部分,因此前后两端的船隻都没法前进,运河交通完全瘫痪。初步估计,运河受阻每一小时,将招致约4亿美元损失。

根据长荣海运官方网站的资料,「长赐号」这次航程始发点是高雄港,它在2月22日出发,经过青岛、上海、宁波、台北、深圳盐田港、马来西亚丹戎帕拉帕斯港(Tanjung Pelepas),最后目的地为德国汉堡港(Hamburg),惟驶抵埃及苏伊士运河时便因事故搁浅。按官网描述,「长赐号」运行的是属于「中国-欧洲-地中海服务」(China-Europe-Mediterranean Service,CEM)航线。

苏伊士运河危机启示:世界贸易系统如此脆弱…

苏伊士运河危机启示:世界贸易系统如此脆弱…


「长赐号」运行的是属于「中国-欧洲-地中海服务」(China-Europe-Mediterranean Service,CEM)航线。(ShipmentLink)

中国商品赴欧「必经之路」

中国与欧洲之间货物运输大多数透过海运来完成,每年载货量以数亿吨计。货柜船从上海、厦门、宁波、深圳盐田等港口出发,经过苏伊士运河,来到荷兰鹿特丹港(Rotterdam)、德国汉堡港、英国菲力斯杜港(Felixstowe)等欧洲大港,单程航行时间大约需时一至两个月。

而这条航程之中,埃及苏伊士运河恰恰便是船隻必经之路。航道命脉一旦断裂,后果难以想像。有鑑及此,中欧之间有可能存在一些物流运输替代方案,以对冲货轮运输的风险吗?

疫情期间已响起警号

疫情引发的各种海运物流问题,早已让外界担忧过度依赖海运这单一物流形式的问题。疫情期间,由于各国防控疫情的封锁措施力度不一,通关、清关程序混乱,导致大量货运轮船滞留港口或长期漂流在海面,长达数个月,没法通行。上一艘船迟迟未能落货,下一艘船也未能进港,往往就会造成牵连甚广的连锁效应,亦因而导致全球运费急涨。

因疫情因素,欧亚海运物流原已十分紧张,并已牵连到相关产业的供应链,如各地纺织厂、汽车厂、电子产品组装厂等,过去一年因原材料供应不稳而遭削弱部分产能。举例,欧洲的车厂需要中国内地製造的塑胶原材料造车,但经海路运输的原材料无法如期抵达,导致车厂生产线无法跟上原先产能速度。

是次苏伊士运河危机,再度突显欧亚船运航线的不确定性。中国与欧洲之间为确保物流贸易畅顺,实在有必要考虑其他物流方案作辅助。

加强横跨欧亚大陆架的铁路运输,或可作为其中一个考虑方案。

陆路运输辅助的增效作用

中国政府近年来藉着自身经济及物流力量,大力推动中欧班列,即由中国开往欧洲的快速货运铁路,其中一个意义就是希望对冲海运物流的风险。

中欧铁路全程所需时间一般约两星期,大约为海运时间的三分之一。中国一端的起点,包括西安、重庆、成都、武汉、苏州、义乌等製造业重心城市,欧洲一端目的地则为波兰华沙、德国汉堡和杜伊斯堡等十多个城市。2020年,中欧班列全年开行1.24万列,同比增长五成;去年5月开始,已连续9个月保持单月开行超过一千列。

不过,货运量及运输成本,始终是海运难以磨灭的优势。像今次登上国际头条的「长赐号」,它是全球营运中最大货轮之一,载重量达19万吨,最多可以装载高达两万多个20呎标准货柜。比起一程只能拖拉数十至数百个货柜的铁路运输,海运的效能和成本优势高出许多。

加上中国对欧洲存在颇大贸易顺差,中欧班列铁路经常出现「空柜」,这情况在东行班次尤其严重,大大减弱中欧铁路运输的物流效益。

儘管像中欧班列这类横跨欧亚大陆架的陆路替代方案,没可能取缔海运的大部分效能,但它依然可被视为充当增效中欧物流链的辅助角色,以对冲远程海运可能出现的风险。当日后类似「长赐号」搁浅事件再度发生,欧亚海运命脉瞬间中断,中欧之间货物流动才不至于完全停顿。

香港0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6 12: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伊士运河 “堵”了 全球经济“痛”了


  新华社开罗3月25日电 苏伊士运河日前发生一场“交通大拥堵”,一时间犹如扼住这条全球最繁忙海运通道的“咽喉”,吸引全球目光。

  卫星图片记录的现场情况如何?事故对国际航运业、国际油市等有何影响?请看新华社记者的一线报道——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船受困航运业雪上加霜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船受困航运业雪上加霜


  卫星图片显示埃及苏伊士运河“堵船”情况。

长400米巨轮45度角“堵”死运河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24日发表声明说,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船23日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搁浅货船长约400米、宽约59米,当时正驶向荷兰鹿特丹港。

  船舶实时位置网站数据显示,该巨轮卡在苏伊士运河南端以北不远处,船头朝东北,船尾朝西南,呈大约45度角。

  另据报道,这艘货船的搁浅导致运河拥堵,至少100艘往来船只受阻。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船受困航运业雪上加霜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船受困航运业雪上加霜


  卫星图片显示埃及苏伊士运河“堵船”情况。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船受困航运业雪上加霜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船受困航运业雪上加霜


  网络截图,来源:www.vesselfinder.com

  图为被堵航道以北苏伊士运河中间的湖泊,19日的影像能清晰看见船舶行驶产生的尾流和痕迹,在24日的影像中,这种现象消失了。

  相关资料显示,这艘给苏伊士运河“添堵”的重型货船名为“长赐”号,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庞大的集装箱巨轮之一。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船受困航运业雪上加霜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船受困航运业雪上加霜


  这是3月24日在埃及苏伊士运河拍摄的重型货船搁浅现场。新华社发

  埃及媒体报道说,船只搁浅原因可能为突遭强风袭击,导致船体偏离航路。另有媒体报道称事故原因为船只突然失去动力,无法控制方向。

  负责船只技术管理的人士则表示,事故没有人员伤亡,也没有出现水域污染情况,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之中。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船受困航运业雪上加霜

苏伊士运河被堵数十艘船受困航运业雪上加霜


  这是3月24日在埃及苏伊士运河拍摄的重型货船搁浅现场。新华社发

  苏伊士运河连接地中海和红海,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约12%的世界贸易通过这一运河运输。根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2020年通过该运河的船舶接近1.9万艘,平均每天51.5艘。该运河收入是埃及国家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之一。

对全球经济影响几何?

  苏伊士运河航道“添堵”引起广泛关注,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从三个角度来观察。

  第一,给“瓶颈期”的国际航运市场再加难题。

  市场人士认为,目前全球集装箱航运业正处于严重瓶颈期,本次事故或将给航运业供应链带来“多米诺骨牌”式影响,航运市场价格或将大幅上涨。

  《日本经济新闻》网站报道说,今年以来,随着全球经济逐步走向复苏,海运价格已大幅上涨,新发生的苏伊士运河航道中断事件,有可能令全球海运市场变得更不稳定。

  第二,原油价格出现波动。

  截至3月24日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2021年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3.42美元,收于每桶61.18美元,涨幅为5.92%。2021年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则上涨3.62美元,收于每桶64.41美元,涨幅为5.95%。

  埃及石油总公司前董事长、国际能源专家迈扎特·优素福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苏伊士运河对于全球石油供应特别重要,苏伊士运河迅速重新开放能阻止油价波动。

  美国价格期货集团高级市场分析师菲尔·弗林24日表示,苏伊士运河交通遇阻将抑制全球石油出口的关键咽喉。

  第三,新的风险因素叠加或影响全球经济复苏。

  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小山坚表示,此次事故再次表明,世界经济严重依赖于重要物资的顺畅运输。苏伊士运河、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巴拿马运河等关键部位能否保证航运平稳,将成为关乎世界经济稳定的重要因素。

  分析人士指出,全球经济复苏原本正苦于半导体供应链紧张。丰田汽车公司新近宣布旗下捷克工厂自3月22日起停产14天。美国福特汽车公司表示,半导体供应链中断导致的停产或使公司营业利润降低25亿美元。如果作为贸易要道的苏伊士运河“卡脖子”时间拖太久,多重风险因素叠加,将给全球经济复苏增添不确定性。(文字记者:吴丹妮、闫婧、刘春燕、刘亚南;视频记者:杨依然、余福卿;卫星图片:新华社卫星新闻实验室;剪辑:张天朗、丁新柯;制图:王丰丰;编辑:程大雨、孙浩、王丰丰、李梦婷、李雪(实习生);卫星数据:Planet Sentinel-2;鸣谢:北京揽宇方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董俊国)

新华社国际部 新华社新媒体中心制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7 00: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伊士运河现场:孤独挖土机终于让巨轮“露出一角”

长荣海运货柜轮长赐号(Ever Given)从23日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后,至今仍未脱困,导致160艘货轮大塞船,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加派8艘拖船,试图拖回原航道但都失败,现在靠着一台小小挖土机的努力挖掘,终于露出船头小小的一角。



▲在小小怪手努力的挖掘下,「长赐号」终于露出船头小小一角了。(图/路透社)

根据加拿大环球新闻(Global News)报导,长赐号长400公尺、宽59公尺、重达22万吨,其货轮体积规模相当于一座纽约帝国大厦,受到连日来强风吹袭与沙尘暴影响,严重造成能见度低与航行上的不便,目前当局已出动9艘拖船、2艘挖泥船、4辆怪手进行抢救工作。

Folks, I'm not feeling optimistic about the Suez situation. pic.twitter.com/lOEDMwMMpm

— Josh Marshall (@joshtpm) March 25, 2021

运河当局正在透过拖行、疏浚方式移动长赐号,虽然专家预估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才能通行,但根据最新画面,这台红遍全球的「最孤独挖土机」清淤近3天终于有所进展,货轮部分船头已经露出,这十分渺小的怪手,已成了全球希望所寄。

苏伊士运河当局指出,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彻底挖出船头的泥沙。不过,要达到足以让船体吃水的深度,预计起码要挖出约12.8公尺深的泥沙,才能进行下一步行动。

这趟救援长赐号的大工程让SCA、专家皆伤透脑筋,预言这罕见的状况可能对全球贸易造成巨大影响,除了新冠疫情冲击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把燃料、商品、食物等货物运送至市场如今都可能面临灾难性延误。

美国坎贝尔大学海运专家梅克利雅诺(Sal Mercogliano)指出,虽然卸载货柜能够有效减轻重量,但此举既困难又耗时,可能导致船体失去平衡,甚至因为「重量分配不均」而断成两半。

长荣表示,船东已派遣来自荷兰的Smit Salvage、日本的Nippon Salvage两支海上专业救助团队登轮协助脱困。

ETtoda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7 00: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伊士运河现场:孤独挖土机终于让巨轮“露出一角”

长荣海运货柜轮长赐号(Ever Given)从23日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后,至今仍未脱困,导致160艘货轮大塞船,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加派8艘拖船,试图拖回原航道但都失败,现在靠着一台小小挖土机的努力挖掘,终于露出船头小小的一角。

苏伊士运河现场:孤独挖土机终于让巨轮“露出一角”

苏伊士运河现场:孤独挖土机终于让巨轮“露出一角”


▲在小小怪手努力的挖掘下,「长赐号」终于露出船头小小一角了。(图/路透社)

根据加拿大环球新闻(Global News)报导,长赐号长400公尺、宽59公尺、重达22万吨,其货轮体积规模相当于一座纽约帝国大厦,受到连日来强风吹袭与沙尘暴影响,严重造成能见度低与航行上的不便,目前当局已出动9艘拖船、2艘挖泥船、4辆怪手进行抢救工作。

Folks, I'm not feeling optimistic about the Suez situation. pic.twitter.com/lOEDMwMMpm

— Josh Marshall (@joshtpm) March 25, 2021

运河当局正在透过拖行、疏浚方式移动长赐号,虽然专家预估航道可能需要数天甚至数周才能通行,但根据最新画面,这台红遍全球的「最孤独挖土机」清淤近3天终于有所进展,货轮部分船头已经露出,这十分渺小的怪手,已成了全球希望所寄。

苏伊士运河当局指出,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彻底挖出船头的泥沙。不过,要达到足以让船体吃水的深度,预计起码要挖出约12.8公尺深的泥沙,才能进行下一步行动。

这趟救援长赐号的大工程让SCA、专家皆伤透脑筋,预言这罕见的状况可能对全球贸易造成巨大影响,除了新冠疫情冲击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把燃料、商品、食物等货物运送至市场如今都可能面临灾难性延误。

美国坎贝尔大学海运专家梅克利雅诺(Sal Mercogliano)指出,虽然卸载货柜能够有效减轻重量,但此举既困难又耗时,可能导致船体失去平衡,甚至因为「重量分配不均」而断成两半。

长荣表示,船东已派遣来自荷兰的Smit Salvage、日本的Nippon Salvage两支海上专业救助团队登轮协助脱困。

ETtoda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7 12: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伊士运河危机:巨轮最惨“断成两半”?

「长赐轮」在超过72小时的抢救后,直至26日上午还是无力脱困。 (欧新社、美联社)

「欲速则不达...一个搞不好,卡住的货轮最糟恐在苏伊士运河『断成两半』!」因搁浅打横,导致埃及苏伊士运河全线瘫痪的长荣海运超大型货轮「长赐轮」,在超过72小时的抢救后,直至26日上午还是无力脱困。根据荷兰救援专家团的说法,长赐轮的脱困条件远比想像中的危险与复杂:假若运气好的话周末大潮就可脱困,但保守预期可能要耗上「数个星期」。

目前苏伊士运河内外的「堵塞船团」已超过206艘货轮——塞车数量,在短短24小时内暴增了一倍——光卡在运河上的货柜价值,就高达120亿美元。尽管各大航运集团,都还无法下定决心从苏伊士运河的船阵中「绕道离队」,但东方海运枢纽新加坡与欧洲第一大港鹿特丹,都已经展开对「货柜塞车」应变准备。

长赐轮的体积巨大

长赐轮的体积巨大


(路透)

堤岸地质松软 只能派出小怪手

长赐轮23日上午搁浅、瘫痪苏伊士运河后,运河管理局与船公司聘请的救援团队,在过去72小时内多管齐下,首先是动用怪手、小山猫在岸边挖掘,试图让因失控而活活插入运河堤岸的货轮「球型船首」脱困,并配合南北两向的多艘拖船使力,希望把长赐轮「推回正途」北向驶离——但此一状况,因为事故地区的堤岸地质松软,不适合大型重机具的大量进驻,因此才会出现「小怪手、小山猫独立拯救世界经济」的反差现场照片。

岸上挖掘与推船施力之所以不见成果,除了挖土效率低落之外,主要的原因仍是长赐轮的体积巨大、吃水过重,因此苏伊士运河管理局25日晚间才会调来两艘「挖砂船」,并于受困的船首底下日夜抽沙,希望与小挖土机双管齐下、共同加快球型船首的脱困速度——然而救援团队似乎低估了长赐轮的重量对于脱困行动的阻碍,因此直到26日上午为止,卡死运河的长赐轮仍然毫无所动。

减重大作战 怎么才能避免翻船

虽然挖掘行动没有明显进展,但救援团队仍期待本周六苏伊士运河的「定期大涨潮」能为长赐轮带来足够的脱困浮力。因此从25日晚间开始,专家团队也已展开了「减重评估」,希望于周五开始卸除长赐轮的「多余重量」,双管齐下地争取能在周六大潮时重新浮动的可能。

长赐轮的体积巨大

长赐轮的体积巨大


(路透)

《华尔街日报》报导,长赐号优先卸除的多余重量,先会是船上的燃料、再来则是货轮的压舱水,但若是这些减除的重量仍不足脱困的话,「逐步卸下运载货柜」则可能是解救苏伊士运河的唯一解。

「但问题是...长赐轮是2018年才下水的新式超大型货轮,在搁浅的苏伊士运河地段,并没有『够高的吊车或吊挂设备』能处理长赐轮这种等级的海运怪兽...换言之,如果真要卸货的话,动用『重型直升机吊挂货柜』是可行的唯一解。」

然而直升机吊挂的型动能量、速度与出事风险,都远远超出正常的海运调度;除了重量评估、天候预测(该航段时常有强风与沙漠风暴,这也是长赐轮搁浅的当前官方说法),卸货的货物重量与船身平衡也需要精确的计算——特别是长赐轮目前船头搁浅在岸上动弹不得,平衡状态并不处于正常情况,如果硬要加速冲周末的涨潮脱困,恐欲速则不达、造成更严重的海难风险。

「估算重量与平衡真的不能大意,因为这有可能导致已经搁浅的长赐轮翻船,最糟的状况就是船身因为重量出问题而断成两截沉没、长期封死苏伊士运河并造成严重污染。」

最快几天内排出 最慢拖几个星期

《BBC》分析认为,优先卸除燃料与压舱水虽然是比较保险的方法,但移除的重量很可能不足以帮助长赐轮脱困。再加上潮汐时间将至,因此综观各种状况而言,确实是令有关单位都极度焦急、但似乎不得不拖延更长时间的悲观状态。

目前,长荣海运紧急聘用的荷兰专业打捞团队「Smit Salvage」,已经赶赴现场评估搁浅状况,但无论是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还是在地工程人员,目前都无法提出更具体的预测时间表与觉断方案。唯有荷兰团队的母公司负责人贝多斯基(Peter Berdowski),25日在接受荷兰电视台访问时表示:

卡在苏伊士运河内外的「塞车船团」已高达206艘货轮

卡在苏伊士运河内外的「塞车船团」已高达206艘货轮


截至26日清晨为止,卡在苏伊士运河内外的「塞车船团」已高达206艘货轮。此一排队数字,比起24小时前增加一倍。(路透)

「我不是要预测进度,但现在的风险状况极其复杂,最快几天内能排除、最慢则得拖上好几个星期。」

「世界越快心则慢,如果追求的是安全脱困,整件任务就真的急不得。」贝多斯基如此解释。尽管随着长赐号卡死事件的时间延长,苏伊士运「海上塞车」导致的海上经济大乱,却也慢慢出现了各种负面的连锁效应。

《金融时报》报导,截至26日清晨为止,卡在苏伊士运河内外的「塞车船团」已高达206艘货轮——此一排队数字,比起24小时前增加一倍,并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日倍数暴增」。

苏伊士运河的塞车船阵之所以不断增加,一方面是因为许多货轮已来不及调整航线,只能与运气对赌,期待运河能在未来几天内「顺利抢通」;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一直放出与救援团队相反的乐观消息,同时大部分的船公司也都还在观望,不愿意过早启动「绕道南非好望角」的替代航线。

苏伊士不能走 干脆绕道好望角

「许多客户都已经主动在询问『绕道好望角』的增加费用(航程约增加9~14天,费用平均增加47万美元)。」世界上最大的海运公司、丹麦的「快桅集团」(Maersk)如此表示:「未来几天内,应该会有越来越多船往南非方向改道。」

各种观望、等待与临时改道,除了严重影响国际贸易的交货船期外,各相应港口单位也被迫进入了调度应变,像是东南亚第一大港新加坡就已紧急动员,准备面对「货柜滞留」大塞车的重大应变状态。

《华尔街日报》表示,在苏伊士运河中断航行的72小时内,中东到东亚的货轮租用价格,已直线飞涨了47%。许多急用客户不仅已经考虑提前卸货由陆路转运,在绕道好望角之外,各家单位也都在衡量是否有需要启动昂贵百倍的空运,来分散海上塞车的「断炊风险」。

由于租赁条件的关系,本次苏伊士运河的瘫痪事故责任,应会由船东公司——日本的正荣汽船——负责善后。但截至目前为止,各方粗估累积的可能索赔费用,已高达1亿美元以上。

「长赐号就像一条搁浅在沙滩上的巨大鲸鱼。」打捞专家贝多司基表示:「脱困救援行动,真的是急不得的。」

《金融时报》表示,2018年服役的长赐轮是目前世界上体积最巨大的超大型货轮之一,这等级的海运巨舰本来就无法使用巴拿马运河,谁知现在又在苏伊士运河上出事,后续对于海运策略的长期影响与航道配置,预计也会带来更多的成本检讨与反思。

转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28 20: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救援获进展 强风非肇事主因?

  中新网3月28日电 综合报道,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27日指出,已让日前在苏伊士运河搁浅的货轮船尾及船舵移动,但无法预测货轮何时能脱困。他还表示,强风可能并非导致货轮搁浅的主因。当地时间28日,该货轮将再次尝试脱浅。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

图为当地时间3月24日,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的货船。

  救援取得进展!

  搁浅货轮船尾等已可移动

  3月23日,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轮从红海北向进入苏伊士运河时,在运河南端疑似遭瞬间强风吹袭偏离航道,船身打斜搁浅,堵住了苏伊士运河的双向交通。据介绍,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目前,有300多艘船舶正在等待运河解除堵塞后通行。

  据最新消息,两位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消息人士称,在从货轮周边挖除沙土、拖船执行推拉作业后,救援工作27日获得小幅进展。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说,货轮的船首出现若干移动。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表示,货轮底下的河水开始流动。他稍早前曾称,“我们预期那艘船任何时刻都可能从目前位置滑动。”拉比耶表示,他希望不必藉由移除货轮上部分货柜来减轻重量,但强劲的潮水和强风让救援作业复杂化。该货轮共载运18300只货柜。

  拉比耶指出,货柜轮的船尾于26日开始移动,“那是截至(当地时间)晚间11时(发生)的正面迹象,但潮水明显退去,我们停下来了。”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轮

图为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的货船的船头被卡在岸边。

  强风非货轮搁浅主因?

  货轮28日将再尝试脱浅

  拉比耶27日表示,强风可能并非导致货轮搁浅的主因。拉比耶称:“强风与气候不是搁浅的主要原因,(货轮搁浅)可能因技术或人为失误。”

  俄罗斯卫星网28日报道称,消息人士表示,目前暂未能成功使堵塞苏伊士运河的货轮脱浅,将于当地时间28日下次涨潮时再次尝试。

  另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消息显示,参与行动的荷兰公司26日表示,货轮预计最快下周可开始脱浅,但须符合几个条件,除了继续挖泥,还要使用更重型的拖船和等待海潮达到高峰。如今,挖泥船已从船头周围挖掉至少2万吨的泥沙。

  此外,美国和土耳其都表明,愿意为埃及提供援助。一名美国国防部官员透露,只要埃及正式提出要求,美军可派遣一支海军专家团前往协助救援。埃及的邻国土耳其也表明,愿提供一艘拖船协助脱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3-29 16: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称长赐号已经开始成功浮起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发布声明,堵塞运河的集装箱巨轮长赐号已经开始成功浮起,将在周一上午稍晚涨潮时恢复拖行操作。

据路透社报道,管理局在声明中表示,长赐号的航向已修正80%,一旦被引导至等候区,航道将恢复通行。

据悉,苏伊士运河的运输贸易量约占全球贸易12%,最近苏伊士运河发生堵塞,导致全球供应链压力进一步加大。(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1-4-14 03:5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